隆乳

誰適合水滴型矽膠隆乳?纖細女孩的選擇:乳暈旁切口隆乳

什麼樣的人適合水滴型隆乳呢?水滴型的矽膠義乳有什麼優缺點?本篇順便討論乳暈旁切口的優缺點。

水滴型隆乳 乳暈旁切口

手術隆乳置入的材料在台灣目前幾乎都是矽膠。主要分成四種:(請參考隆乳的矽膠義乳有哪些選擇?)。

水滴型矽膠義乳

其中,2015年在台灣上市的水滴型矽膠義乳,外型上是最自然的。特別適合纖瘦的女性。

東方女性因為軟組織一般不像西方那麼厚, 因此大部分的人(尤其是特別瘦的女性)適合將義乳放置在胸大肌下方(請參考 隆乳:義乳放置的層次),形成雙平面的層次。如果特別注重自然的感覺,不希望上胸過於飽滿,這時候就適合水滴型的義乳了。

水滴型的義乳(這類義乳都是絨毛面),模擬站立時的乳房形狀。

水滴型 乳房

下圖為義乳擺在桌上,模擬站立的樣子,左邊是圓形光滑面矽膠義乳,可以看到戰力的時候會塌陷。,而水滴型會維持它的形狀。

水滴型 果凍矽膠

採用比較高聚合性的矽膠,即使躺著也不容易變形。(左側為圓形絨毛面,右側為水滴型絨毛面)

水滴型果凍矽膠

植入人體的示意圖,左側是水滴型,右側是圓形。

水滴型果凍矽膠

水滴型義乳的好處是上緣線條較為平順,莢膜攣縮率較圓形來得低。

水滴型義乳的優缺點

水滴型義乳的優點是外型比較自然,莢膜攣縮機率較低。缺點是觸感比圓形硬一些(許多人覺得感覺不太出差異)。

乳暈旁切口

因為美因是個表演者,所以選擇最不容易被外人看見的“乳暈旁切口”。

乳暈旁切口如上圖所說,這個切口要能放入平均300ml的矽膠義乳,一般需要乳暈的直徑在3公分以上。¹

乳暈旁切口的優點

這個切口的位置以穿著衣物的狀態來說,是最隱蔽的。許多表演工作者,表演的時候腋下會露出來。

隆乳 腋下疤痕

胸下緣的疤痕比較不容易露出,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服裝裡面也可能被看到。例如下圖的南半球辣照。

隆乳 乳下緣

而乳暈旁切口,除非全裸,一般最少的布料都還是會遮到這個部位的 。因此也成為一些從事表演工作女性的最愛。

一般癒合後會有一道淡淡的疤痕(通常是白色的)乳暈旁切口疤痕

另外一個優點:這個切口對於醫生來說是比較容易開的,不像內視鏡手術需要設備和學習曲線。在隆乳重修的時候也常應用這個切口,因為從這個切口接觸到整個剝離範圍是比較近的。

乳暈旁切口的缺點

這個切口因為靠近乳腺分泌的管道,一般認為細菌感染的可能性比較高。另外莢膜攣縮率比起腋下和乳下緣切口,在統計裡面稍微高一些²。另外乳頭變得比較不敏感(nipple sensation loss)的機會也高一些³。

ALCL

在近年來,有些國外的醫師注意到一群罹患淋巴癌的患者,都是有做過矽膠隆乳手術。仔細分析發現都是絨毛面的義乳(就是水滴型還有圓形絨毛兩類)才會發生。但是由於發生率低,容易治療,目前美國仍然是可以繼續使用的。我台大醫院乳房外科的學長洪進昇醫師也撰文討論這個問題:隆乳導致淋巴癌? 少見、易治、亞洲人目前沒有。原則上是不需要擔心,仍然可以接受絨毛義乳的植入。當然如果要完全避免這類的風險,那就是使用光滑面的義乳(光滑面的義乳完全沒有發生這類案例),或是使用最近上市的Motiva,俗稱魔滴。

案例:乳暈旁切口水滴型隆乳

美因是一位表演工作者,經常在廟會裡面表演專業的鋼管舞(Pole dance),這需要很強的核心肌群以及輕盈的身形。所以美因的上胸沒有太多的軟組織覆蓋。幾乎可以看到肋骨的痕跡。那麼這種情形適合哪一種義乳呢?

水滴型隆乳術前

和美因討論過後,手術放置愛力根的水滴型義乳。以呈現自然的胸型。採用乳暈旁切口,以隱藏疤痕。放置的層次是屬於肌肉下雙平面(submuscular dual plane),以避免上緣邊緣感。

肌肉下雙平面置入

水滴型隆乳術後

術後的觸感,形狀都相當令人滿意。

廟會女王 水滴型隆乳

原本就高挑的美因,手術後身材更顯得玲瓏有緻,搭配起各種表演工作的禮服非常賞心悅目。來聽聽她的分享。

雖然水滴型義乳外觀比較自然,但是也要考慮想要的效果以及自己本身的條件,選擇整形外科專科醫師,手術前詳細的討論,將使您的手術更有保障。

結論

水滴型矽膠隆乳,特別適合纖細偏瘦的女性。上胸很瘦又想要自然胸型的話,選用水滴型義乳能夠達成所要的效果。注意影響手術結果的因素不是有義乳,手術技巧以及經驗往往更重要。

參考資料

  1. Hammond, Dennis C. “The periareolar approach to breast augmentation.” Clinics in plastic surgery 36.1 (2009): 45-48.
  2. Li, Shangshan, et al. “Capsular contracture rate after breast augmentation with periareolar versus other two (inframammary and transaxillary) incisions: a meta-analysis.” 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 42.1 (2018): 32-37.
  3. Al Hetmi, Talal, et al. “Preserving Nipple Areolar Complex Sensitivity in Augmentation Mammaplasty.” (2019): 3.

和陳醫師討論

陳醫師臉書:整形外科 陳克剛醫師

線上和陳醫師討論隆乳相關問題:FB messenger

加入好友

wp-1483318980455.jpeg